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建立全域旅游无垃圾树模区纪实

 
分享: 2018-10-16
     

  驻村干部夏忠平没想到,他会被村民喊作“垃圾干部”。

  这个称谓的由来,与三年前发生在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的一场深刻“厘革”有关。三年前,这位村干部为此难以释怀,三年后,这个称谓已成为甘南各族干部群众起劲打赢情况整治攻坚战跌宕历程中的一个见证。

  位于甘肃省西南部的甘南州,地处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地段。费孝通先生说,甘南是“青藏高原的窗口”,是“藏族现代化的跳板”。

  就是这个窗口和跳板,曾因恒久的粗放式生长以及传统生涯习俗等缘故原由,备受情况问题的困扰,垃圾成山、污水乱排、滥砍乱挖,原本漂亮的甘南生态紧急。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的看法深入人心,天下规模内全域旅游的蓬勃生长以及墟落振兴战略的普遍实行,使甘南人意识到,改善甘南生态情况的使命已十分迫切,必须下鼎力大举气破除顽疾,一场史无前例的“绿色革命”席卷而来。

  有改变才有未来

  2015年5月,甘南州委州政府正式启动城乡情况综合整治工程,发出了“视线之内无垃圾”的招呼。

  “开顽笑吧!”“怎么可能?”从干部到民众,多数人心里对这场即将到来的巨变,或不在意,或在心里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2015年5月5日,甘南州委在州府互助市中央的露天广场上,召集千人情况整治发动大会,州委书记俞成辉语气急促:“甘南州本就自然条件严酷,对外生长上矮人一等、短人一筹。若是再不把情况整治好,我们凭什么去吸引投资、靠什么去推动生长?”满满一广场的人,听着州委书记振聋发聩的招呼:“我们必须打好城乡情况综合整治这场攻坚战!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不仅将改变甘南的城乡面目,而且很大水平上决议着甘南的未来!”

  事后,互助市坚木克尔街道干部马志明说,在那场大会上,我们打一场情况整治攻坚战的斗志被点燃了!

  各级干部们率先行动起来了,他们身体力行,每周带头走街入户捡垃圾扫除卫生。

  这时,前头提到的一幕发生了,驻村干部夏忠平带头上街捡垃圾时,村民们说:“现在干部都没事儿干了,整天捡垃圾,捡垃圾的干部就是‘垃圾干部’!”

  另有村干部在村民家里擦窗玻璃,村民坐在椅子上吸烟玩手机:“你是干部嘛,你来给我扫除是应该的。”现在这位村民追念起其时的心态,显得有点欠好意思。但最初,恒久以来养成的生涯方式和看法已经根深蒂固,要求黎民养成新的卫生习惯难度可想而知。

  “不难就不叫革命了!”主抓这项事情的甘南州住建局局长扎西才让和他们的同事越挫越勇。他们制订详细的路径和计划,多角度同时推进发力。很快,《甘南州城乡情况卫生综合整治事情尺度》《甘南州城乡情况卫生综合整治督查考评措施》等一系列规章制度相继出台。分片到单元,责任落实到小我私家,“一把手卖力制”、“一月一排位、一月一转达”等制度多管齐下,厘革在逆境中顺遂推进。

  有卫生才有尊严

  对甘南村民的栖身情况,有人这样开顽笑:“一楼是畜牧局、二楼是人事局、三楼是粮食局。”这种说法源自村民一楼养牲畜、二楼住人、三楼放粮食的住宅格式。基础设施不完善导致了许多栖身情况卫生问题,寓所内气息混杂,蚊蝇许多。

  2015年,甘南最先以建设生态文明小康村为突破口,集中整治墟落人居情况。州县两级政府整合发改、住建、扶贫等各种涉农项目资金打包使用。在墟落开启人的栖身情况和牲畜养殖分散工程,将牲畜集中到养殖场统一治理,而且硬化路面,通自来水、通下水道、建起冲水茅厕和浴室。

  拉咱村村民洒老给记者看了他家的沐浴间:“这个好着呢,4个灯一开就热了。这个利便得很,惬意得很。”甘肃人喜欢说“好着呢”,一句“好着呢”,是对生态文明小康村和卫生情况整治工程的最大一定。

  大绍玛村村民当子加现在已经养成了优秀的卫生习惯,整小我私家看着也很有精神。每个周二、周五他会随着村干部一起扫除全村卫生。当子加说:“谁说农民就代表着脏?我们要有尊严地生涯。”

  三年来,甘南已建设了1003座生态文明小康村。街道整齐、院落细腻,甘南的墟落面目发生了洗手不干的转变。传统民族乡村里徐徐有了现代化的味道,绿色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

  一次,州委一位向导和家人在一片草原上搭帐篷度假,发生的垃圾还没来得及马上清算,就被环保意识极强的村民“抓了现行”。向导一家马上按村民要求摒挡起垃圾并扫除洁净。事后,这件事被有些戏谑地流传开来,这位向导却很是愿意成为被群众监视的工具。甘南人的生态看法已变被动为自觉自觉。

  洁净之上才有风物

  情况改善带来的影响还在朝更深远的偏向延伸。

  甘南地理风貌多样,景观众多,自然条件得天独厚,本应是旅游胜地,旅游业生长却恒久受到限制。草原丰美,绿色之中却夹杂着白色污染,着实是焚琴煮鹤。

  “不扫除衡宇怎么宴客?”州委书记俞成辉给各人摆事实讲原理,“洁净之上才有风物。”

  “视线内无垃圾”,一句提及来简朴的话,实现起来却不容易。难以置信的是,记者在几天的采访历程中走过了甘南互助、临潭、卓尼等地,行程数百公里,视野内险些未见到散落的垃圾。4.5万平方公里青山绿水大草原全域旅游无垃圾,甘南人说到做到了。

  旅游天堂出现了它本该有的样子,游客便络绎不绝。去年已吸引来自天下各地的游客凌驾万万人次。

  临潭县冶力关镇的鸿福农家乐已谋划业十几年了,老板王万寿说,近几年生意越来越好,年收入已经从几万元到达20多万元。一家6口人,女儿卖力做饭,有时10岁的外孙女下学后也兴致勃勃地跑来帮助上菜。问起老王生意兴隆的秘方,他兴奋地说一要卫生,二要着实,一盘手抓肉要装得满到快溢出来。老王又想了想,说最要害的,照旧要游客多。去年迈王盖起了新居子,床位已到达近百个。老王以为,建设全域旅游无垃圾树模区,是一项以一顶十的做法,值。

  八角乡庙花村的锦芳客栈在旅游旺季也是日日客满,老板娘冯锦芳做菜好吃,把屋里屋外摒挡得干洁净净。庙花村的几十户农家乐和公司互助,举行了全新的包装升级,咖啡酒吧一应俱全。山村里的旅游经济已经迈出了开端的工业化程序。冯锦芳感伤:“我现在是明确了,绿水青山真的是金山银山。”

  甘南人起劲守护的这片纯净天地,在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交汇中挺起了一座生态脊梁。

  (本报记者 尚文超 宋喜群)